退去時間的壓迫 用光線演藝時間的遞進感

被對於生命本質的好奇所驅使,大眾對科學與科學哲學的興趣和探討是越來越廣,而「時間」也一直是文學與影視娛樂喜好探討的難題。從多元的文化產物我們可以發現,大眾對於「時間」的認知逐漸脫離以往絕對、精準、不變的觀念。台灣精品鐘錶品牌EMspec捕捉了這樣的改變,將時鐘結合光影改變,創造一種不同以往且全新的閱讀時間方式。

 

有了手機與電腦之後,我們慢慢不需要手錶,相反的,手錶的樣式、如何與整體服裝搭配等美感面向也越來越重要。在人手一機、app也都有定時提醒越趨人性化的現代生活中,其實我們很難完全不知道時間。如何簡化資訊、抓取重點,甚至帶來愉快美好的感受,絕對是家電產品在結合科技之後最重要的趨勢之一。有鑑於此,EMspec結合光源,以光影的變化取代指針與數字,將既往精準傳達時、分、秒的時鐘鬆弛為「優雅閱讀時間」的燈飾。少了數字與指針,時間擺脫冰冷的印象。回歸物理世界的經驗邏輯,將光透過設計再次與生活情感連結,只是這不是原始的日晷,亦跳脫了光速的尺度,這是介於設計理性與生活情感之間的新嘗試。

 

 

用明暗計時 是時鐘、燈具也是藝術品

除了以光表現時間,EMspec的產品也納含了精密的金屬加工與極高的工藝純度。產品「Rope繩」是設計師從「結繩記事」發想的創作,以能夠承重的拋光不鏽鋼管作為如同繩子的纖細主體,上方再用12個圓盤狀的燈球會意「打結記號」,譜劃用科技模擬事物的仿生之美。12顆燈球的外環代表時刻,每多亮一環代表增加一小時。而盤狀燈球的內環(上下的圓形平面)則以五分鐘為一個單位,從暗至全亮,以明亮度表示分的流逝。所以六個內環全亮就是30分,亮了六個半的內環,就大約是32、33分。

 

 

加諸經典的螺旋設計,「SEWIRL璇」從「Rope繩」的概念延伸而出。透過將主體支幹變為直立的中柱,營造「璇」彷彿頭尾都無限延伸的意象,洽比我們對時間普遍的哲學反思:不論前進或後退,都離不開同一的軸心。「SEWIRL璇」的燈球也用鑽石車床製成的金屬環扣,圍塑如髮絲紋理的別緻細節,隨著每到整點就會自動展演的光舞,螺旋光束在視覺上拖曳出迴旋而無限延伸的殘影,輕易的成為空間一處超越實用的藝術角落。

 

 

 

「模糊化」資訊 跳脫人與人之間的隔閡

另一款掛壁時鐘「QUADRANT象限」源自於笛卡爾創立的「直角座標系」。黑色的平面透出點光源,點光源再連接成X軸、Y軸,最後編織成時間象限,表達「多維」的概念。在「時間象限」上能看到X、Y軸的燈光列,X軸為時,Y軸置,就可以約略推算現在幾點。而「QUADRANT象限」的外框以多軸的CNC車床為切削製程,刻意將金屬材質的切痕和光澤予以保留;玻璃面板也用彩墨直噴取代傳統噴砂,將發光亮點的可視角度拉到最大,不會因觀看角度不同而有明暗不均的偏光現象。

 

 

除了精湛的工藝和細膩、玩味的表現巧思,以光影創造的模糊化時鐘,不僅帶來了更藝術化的軟裝,模糊化的顯時方式亦將精準的資訊,轉化為溫暖的情感傳遞。正如歐洲知名的日本工業設計師安積伸(Shin Azumi)所言:「產品極致的功能性,不只是消費者在與產品互動時的功能,更是更深處的心理層面需求功能。只要產品符合這樣的功能性,就可以跨越種族文化的隔閡」。

 

 

 

 

Source from EMspec

 

撰文編輯|Christine
圖片來源|EMspec
上刊時間│2020年10月19日
找設計師 找居家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