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燈具代工的家族企業轉型成功的台灣MIT燈具品牌META Design,歷盡了企業轉型的風霜和品牌價值的考驗,不僅登上了國際舞台也屢獲國際設計大獎的殊榮。堅毅、扎實、內斂且洽入其分的印象,從產品Uncle L到他們在淡水山上的美麗工廠,皆如其所是的表現在外。透過堅強的生產實力,與厚實、通順的實驗產鏈,他們不斷追問設計之後的目的以及光之於人的意義,他們是「一群在山上做燈的人」。

 

 

續轉型初衷 Exp.結合產品與藝術表現

如果說META Design從代工轉型成為品牌的走向是註定的,那麼近兩年來他們著重開發的Exp.計畫則是理所當然的。面對沒有盡頭的生產與製造,從燈飾代工出身的META Design設計總監鄭遠揚開始思考更歸根究底的價值,也就是產品與品牌之所以成立、且能被流傳與珍藏的原因。可以將這樣的思考視為潛藏在META Design中已久的元素,也幾乎可以說是驅動META Design是其所是的主因。而Exp.計畫是有別於常態產品、BTB的設計項目,透過與商業空間的合作,為書店或是酒吧創造別具意義的燈飾作品。針對特殊空間設計的燈具,其設計靈感、表現形式都較不受拘束,比起家用燈具更多了些實驗性質和藝術感。

 

 

 

像是Exp.計劃的ME#002則是為酒吧Draft Land設計的燈具,鄭遠揚使用了從海邊撿回的廢棄金屬。經過海浪嚴重侵蝕的金屬板,已經看不太出來原本是什麼東西的一部分了,只見上面的坑坑洞洞充滿了歷盡風浪拍打的印證,它們就像燈罩一樣的被運用,在光源的穿透下映射出不規則且破碎的光線,為空間覆蓋上一層每個品酒者無以名狀的滄桑。

 

 

 

而有點可愛又有點復古的ME#004,則是為中央書局量身設計的燈具。在1927年就開幕的中央書局,不僅歷史悠久,且幾經轉讓、歇業又重新開幕,為了傳達這個文化、歷史意義都十分豐富的地標,鄭遠揚利用老玻璃和幾何圖形,捏塑古早風味十足卻不失純真的外型。

 

 

 

在設計之後 那些最重要的事

可以看到Exp.計畫不但沒有固定的外型,且與空間主題唇齒相依,在材質上也多了許多再生材質的使用。不管是廢棄金屬或是木棧板,廢料、回收材這樣「再生」的概念與手法不斷地在META簡實精煉的外相中,隱約顯露其歸本溯源的核心。其實再生材在生產程序的處理上是麻煩的,不僅前置作業繁複,也可能有傷機台的風險,但是設計與生產實力並存的META,不但有能力處理這些製作困難,兩個部門在同一公司的作業,就像大腦操控手腳一樣的直覺、順暢,對鄭遠揚而言,這也是META品牌個性養成很重要的隱性因素,畢竟有了俐落的手腳,做起事來自然精準。在困難重重的轉型路上,鄭遠揚奠定了META為人而生、承載光的使命......

 

欲讀完整篇章請見《Living住宅美學 No.130 空間光影之詩》實體雜誌。

 

 

 

 

 

 

 

 

 

 

 

撰文編輯|Christine
META Design、Living住宅美學
上刊時間│2020年10月07日
找設計師 找居家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