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設計師 嚴選名品

馭聲而行 凝聚聲響的場所

馭聲而行  凝聚聲響的場所

 

Sound is invisible but has the power to change the space characteristics we occupy——Julia Schulz-Dornburg: Art and Architecture: New Affinities

 

坐在靜謐的音樂廳,享受表演者自靈魂深處自然流瀉,聲音準確、渾厚、明亮,絲絲縷縷悅耳動人。激盪人心的音樂,不會隨著演出的結束而止息,聲音具有穿透人心的力量,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穿梭圍繞在記憶之中,深深烙印。一個表演空間如何與音樂調性融合,猶如為建築注入歌詠的靈魂,聲學家藉由殘響時間和聲學考量的種種細節設定,賦予一座空間的聲音產生立體感與空間感,整座有形的建築化為樂器,發出穿透人心的聲音,馭音無形的背後推手便是建築聲學家——徐亞英。

 

設在巴黎的徐氏建築聲學事物所(XU-ACOUSTIQUE)創立者徐亞英已有超過60年建築聲學的設計經驗,以獨立聲學家的身分接受各國知名建築事務所的合作邀約,他曾與多位普立茲克獎得主的建築大師合作,如波宗巴克(Christian de Portzamparc)、貝聿銘(I. M. Pei)、波菲爾(Ricardo Bonfill)等皆是徐亞英一同參與合作過的建築聲學設計的建築師,攜手蓋出一座座文化建築,作品遍布全球。長年往來於世界各地的他,身著馬褂外套自電梯裡悠然走來,精神奕奕,眼光灼爍,絲毫不見往返奔波各國間的疲倦,宛若一名儒雅文人。

 

伏聲.循聲  造就高水準的聲學環境

 

為了形塑一個廳堂的出色聲響,必須與業主、建築師通力合作,執行統籌多面向的聲學工程。從國際競圖到施工完成,其中近乎繁複的聲學會議無可避免,徐亞英依然秉持著理性工程思維與感性聲學詩意的平衡,針對每個案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到現場視察了解業主需求後,聆聽工程人員的簡報,便能略知目前空間產生的問題及所缺乏的材料,針對空間的音響需求、隔音、吸音、殘響控制,依序細細闡述每個環節的原理、成因及優缺點。為了演示了聲音的「沉悶感」或聽不到高頻泛音,他信手鼻子一捏,一邊說話,便輕而易舉地讓人理解聲音的複雜原理,有趣且充滿了說服力。與各國不同背景的建築師合作,實現每一位建築師天馬行空的概念想像,在建築師的設計架構的前提下,將其夢想落實在廳堂的聲學要求,並克服聲學與美觀、安全和造價有關的問題。建築事務所、業主、施工端在每一次遇到需要解決的問題時,其中的複雜與所需耐性,不足為外人所道,然而徐亞英似乎早已練就一身的好耐心和絕頂功夫,抱持著開放的態度,以「有何不可?」(Why not?)的開放精神,開始每一次的碰撞的聲學實驗,將聲學與建築融為一體,取得良好結果。對他而言,這一切充滿了熱情和樂趣。

 

聲音是無形無色的「虛無之物」,該如何在有限的建築空間中捕捉稍縱即逝的聲波,掌握、量測與控制,讓其按照所設想的方式流動?「不被現象所迷惑,凡是具體分析。」徐亞英如此說明,「聲學家的責任是讓建築師理解我們對於聲學的要求,以彼此熟悉的建築語彙,理解彼此的理念,折衷互補。對於建築師的不同風格,就像“看菜吃飯”,對應不同的音樂類型,就會有不一樣的做法。如果廳堂的聲學用途是現代派音樂,那就以現代派的聲學手法;如果建築師是新古典主義,那就用新古典主義的辦法。不管音樂類型是古典巴洛克、古典浪漫、甚至爵士樂,都是如此。」今年高齡84歲的徐亞英,已經累積了60年的聲學經驗,他提到著名美國、丹麥的聲學家,通常都是以85歲作為一個「關口」。問他為什麼還不退休?正是因為徐亞英多年下來,執行過的案件彷彿過盡千帆,如非親手蓋過幾十座音樂廳,身經百戰後積累許多正面、反面的經驗,解決施工過程中不可預期的種種問題,是不可能發展出如此極度彈性靈活的反應能力。這是他多年以來,持續進入不同的領域欣賞聆聽,觀察形形色色的各類表演,透過從這些聆聽、觀察與實踐累積而來的經驗。不斷地思考如何在有限的空間和資源以內,以不同材質、形狀,馴服無可名狀的聲波,展現屬於這個空間的建築視覺符碼與聲學目的特性。

 

馭聲而行  凝聚聲響的場所

 

馭聲而行  凝聚聲響的場所

 

馭聲而行  凝聚聲響的場所

 

馭聲而行  凝聚聲響的場所

 

馭聲而行  凝聚聲響的場所

 

馭聲而行  凝聚聲響的場所

 

馭聲而行  凝聚聲響的場所

 

馭聲而行  凝聚聲響的場所

 

 

出自  CORE  INTERIOR  NO.14

 

馭聲而行  凝聚聲響的場所

 

 

回首頁

文字來源|張佳琇 on 2019-08-20
圖片提供|徐氏建築聲學事物所(XU-Acoustic)

加入Line好友 fb加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