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設計師 嚴選名品

穿透靈魂的雙眼,經典之作「阿富汗少女」攝影師史帝夫・麥柯里Steve McCurry來台展出

Photo © Eason

 

在數位攝影越趨發達的年代,捕捉並且分享生活風景,似乎已經成為現代人的標準技能之一。一張照片可以是無心的瞬間也可以是蘊含飽滿意義的一幕,像是蝴蝶效應一般,悄悄地改變我們對生活與世界的想法。

 

 

台北當代藝術館邀請當代攝影大師史帝夫・麥柯里(Steve McCurry)來台舉辦首度大型個展「晃影 ─’S Wanderful | Making Pictures」,即日起自 5 月 6 日進行攝影作品展出,以麥氏漫遊世界拍照為意象,即興捕捉人性各種行為層面意義。而英文標題中,結合好奇漫遊(wander)與驚異奇觀(wonder) – 亦即無奇不遊(no wander no wonder),並隱含百老匯蓋希文的(Gershwin)名曲「’S Wonderful」來指涉攝影中的音樂性。麥柯里最為人所知的作品《阿富汗少女》,照片中少女一雙充滿故事張力的雙眼彷彿穿透了觀者的內心,即便原先不明白照片後的故事,也能跟著被那雙眼渲染情緒。一張好照片,除了讓人過目難忘,賦與生命軌跡以形象外,更形塑記憶結構,以影像表達歷史縱深與當代關連。

 

Photo © Eason

 

 

本展以影像之取像(making picture),成像(rendering image)及in / 印象(innervating impression) 三階段為軸,設計包含 12 件裝置藝術的展覽空間,共 130 幅作品,探求、解答並提出更多攝影藝術與哲學問題。例如:攝影的本質是什麼?攝影藝術史的理論與實踐進程對當代創作的啓發為何?攝影藝術如何能提昇全民美感教育並培養創造力?期待「晃影」觀展後能顯其所以然,提高視覺思考及美感判斷力,那麼我們對影像藝術創新的展望就不僅始於漫遊。電影「迷魂記/Vertigo」中詹姆斯史都華搭訕金露華,約她一起漫無目的地晃晃,金回答:「一個人會去漫遊晃晃,兩個人一起就會去某個地方了(One wanders, two are always going somewhere) 。」 有麥柯里同行,我們會比較有方向感要往哪裡晃去晃來。

 

Photo © Eason

 

Photo © Eason

 

 

展間 / 重點作品

 

1. 廣場窗戶/Window 《相肖生人》Sur Face (i): Outside In- Sub Specie Aeternitatis

 

《灰色披肩的女孩》加兹尼市,加兹尼省,阿富汗1990

 

《相肖生人》藉由日治西化建築壁面的窗景,呈現 12 幅肖像,其中含納不同年齡、膚色與文化等多樣景觀的精神面貌。從語意相擬與詞性轉換的「相肖生人」即「人生肖相」的雙向趣味裡,在陌生人相片中尋找出與自己相像的部分,以此詮釋最明顯的表層,正是靈魂本身。肖像的精神如同繪畫一般,即在探索對象的心靈,透過麥柯里鏡頭下定格的剎那,迫使觀者不停地穿透表面,以尋找更深層的訊息或意義。

 

 

2. 廣場╱Plaza 《渉影》Wading ResSolution / In Media Res / Music: Misty—“When I wander through this wonderland alone”

 

《奧莫玩童》篤斯村,奧莫山谷,衣索比亞2012 

 

《渉影》一作將當代館設計為相機的鏡頭裝置,並類比早期的暗箱,探討攝影在時代進程中媒介改變的差異。觀眾透過向內觀看的玻璃鏡頭與進入裝置空間之中,體現暗箱既向內又向外的雙向觀看。此作以鏡頭暗箱來示意,打通前後皆可以視覺穿透,只是一個有鏡一個有門,成為既可取像又可成像之雙向相機,空間內佈以水霧機形成的霧幕投影照片,觀眾可以直接走入影像之中,故名稱前半字義為涉影(Wading ReSolution),強調對影像干涉之必要。名稱後半為「物中間」(In Media Res),強調影像作為視覺與世界之間中介的絕對性,藉此中間的意涵,解決兩端對峙的方法。而作為成像的載體—相片紙,不再是唯一的選項,試圖讓觀者沉浸在薄霧朦朧的霧幕之際,同時反向思考攝影的本質是什麼?

 

 

3. 入口形象區╱Entrance Hall 《相視丘壑 悟我兩望》Open Thalamus: Photographic Sculpture Coagulated & Mobilized

 

《阿富汗尐女》靠近白沙瓦的納斯希爾・巴赫格難民營,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巴基斯坦,1984

 

《相視丘壑 悟我兩望》一作中的經典作品《阿富汗少女》,是麥柯里1984年於納斯希爾・巴赫格難民營(位於巴基斯坦)中拍下莎巴特‧古拉的照片,並於1985年見刊於6月號《國家地理》雜誌封面。

 

展覽場域中分別呈現兩張肖像,一為數位輸出的平面肖像照。二是透過肖像照片,將肖像切割、解構成數片不等大小的單位,再一一地以前後錯落的懸掛組合,形成一個類似像素化格子所組構的雕塑裝置,重新審視攝影將立體世界的三維約化為二維的相片(輸出)之過程,透過解散/集合,變化/統一的反轉,再將相片還原(輸入)成三維的藝術雕塑;重新賦予一個新的生命,增添一股動態和科技的衝突感,以此意象向顯影致意。

 

 

4. 105展間╱R105 《看觀見涉色 受想行識視》 Look &/as/to be Seen

 

《畫室中的男孩》喀布爾,喀布爾省,阿富汗,2003

 

《看觀見涉色 受想行識視》,語意上刻意導入宗教的意涵,闡述色之於受想行識,是指佛家中用這「受想行識」以去除「色」,亦即萬物表象。但弔詭的是,人人皆必須先進入「色」之中,才能「去識」,以此引申之,所謂的「看」與「見」是需要訓練的,英文的「看(look) 」不等於「見(see) 」 ,因此以兩個字的差別來改變我們對「看法」的「看法」,闡述有「看」不見得有「看到」,有「看到」也不一定有「見到」的道理,探討的是觀看與被觀看的辯證關係。

 

《畫室中的男孩》是麥柯里拍攝阿富汗地區一處上美術課的情形,其中面對鏡頭畫著模特兒的學童與後方畫中人和攝影師對望的視點,使麥柯里成了畫裡的一部份。

 

 

《矇眼男》洛杉磯,美國,1991

 

《矇眼男》拍攝的是美國的兄弟會文化,他們在加入兄弟會之前被矇起了眼睛,疑似行將經歷虐待入會的儀式。麥柯里一直拍攝他人的國家與文化,當回過頭來拍攝自己的國家,拍選呈現的題材卻是美國兄弟會的群體自盲,他看到了美國的雙重盲點。

 

 

《自畫像》哈瓦那,古巴,2014

 

拍攝於古巴的《自畫像》是極尐見的麥柯里自拍。當身為一位拍攝靈魂肖像的攝影師,面對拍攝自己時,卻選擇透過多重鏡像表達而無法直面自己。

 

 

5. 106展間╱R106 《浮生廢墟》 Ruins of Image/Image of Ruins

 

《被遺棄在動物園的獅子》科威特市,科威特,1991

 

106 展間以戰爭的主題,呈現廢墟的影像與影像的廢墟。廢墟的影像即麥柯里拍攝戰爭中以及毀滅後殘留的影像,而影像的廢墟則為留在人們腦子裏揮之不去兀自荏苒的殘影。當觀者進入展間,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蜷曲在籠子外的獅子,訝異之餘,又見到暴走街頭的河馬,才理解到這些是人類因戰火進而摧毀了動物住所,在煙硝瀰漫中流離失所的動物,呈現出萬物如芻狗般的倉惶淒切之景。

 

 

展間敘事動線詮釋圖像之觀看的三個視點來認識學習麥柯里最具特色的戰地紀實攝影:

 

《聖戰軍監視俄軍崗哨》努里斯坦省,阿富汗,1979

 

>> 照片中人物望向鏡頭外,無限遠的視點:

 

畫面中的阿富汗民軍們,完全營構出一個自成系統的世界,專注於自身的所做、所思,完全沉浸其中而對畫外觀者渾然不覺。

 

 

年輕的哈扎拉族戰士》喀布爾,喀布爾省,阿富汗,1993

 

>> 照片中人物直視看著鏡頭的視點:

 

相對於自我完足性,《年輕的哈扎拉族戰士》凡直視看著鏡頭具有凝視性,並直接與外界溝通的皆屬劇場性的作品。

 

 

《戰爭暴力倖存者》白沙瓦,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巴基斯坦,1985

 

>> 構圖以 45 度角的視點入鏡:

 

因戰火失去雙腳的一老一少,靠著輪椅及義肢的支撐,愉悅地一起讀書,絲毫不因殘障而減少對生命的擁抱。

 

 

6. 107展間╱R107 《蛻變:影像穿越影像》Metamorphosis: Photographic Passenger/Passe Photographique

 

《轟炸十年後的赫拉特》赫拉特,赫拉特省,阿富汗,1992

 

「影像穿越影像」暗喻了雙重的意涵,一、指麥柯里漫遊世界四處拍攝,他是以照片穿越時空的過客,同時也是將世界帶到觀者眼前的擺渡人。二、引用西方文學中具超越能力的典故,闡述影像的穿越能力與穿越影像的相對意涵。

 

無家可歸之透射

無家的理由很多但無家的景況則會讓人產生不安(unheimlich) 對世界有不同的觀感,如圖《轟炸十年後的赫拉特》畫面呈現被轟炸後的城市,視野所及無一完好的「家」,這以天地為穹廬與所謂「家」的概念產生了極大的衝突。

 

 

7. 106-107走廊/R106-107 Hallway 《心靈淵藪 臉旁廊廓》Sur Face (ii): Inside Out - Arcade of Psyche

 

《背著孩子的男人》賈拉拉巴德,楠格哈爾省,阿富汗,1988

 

106 - 107 展間外的廊道以類燈箱的形式展出 6 幅肖像,與廣場展出的 12 幅《相肖生人》形構一個由內向外和由外向內觀看的對應。此 6 幅肖像皆呈現直視的神情,亦有各自傳遞的訊息,希冀觀者可以由內向外與由外向內的凝望,看見靈魂的深淵。

 

 

8. 108走廊/R108 Hallway 《光染印譜》 Contact Sheets (I): Let There Be Dye

 

《車外廂間遞茶侍者》白沙瓦與拉哈爾間的鐵路,巴基斯坦,1983

 

《光染印譜》的裝置以紗幕為成像媒介,意圖賦形捕捉光與光子穿透介質留下的痕跡,呈顯「光」成像的過程。藉由投影機投像在層層紗幕上,緬懷數位化之前洗照片的重要步驟—印樣,亦即將膠片直接貼在顯像紙上以 1:1 成像的概念實體化。此裝置結合觀看的視感、視覺的觸感以及身體性的介入,闡釋以像馭物,相役於物,以及影像將時間濃縮的隱喻,呈現出光與影像接觸的過程,此即為《光染印譜》。

 

 

9. 108展間/R108 《美感趣位:一個人的劇場》 Elephants in the Room- Absorptive Theatricality

 

《人象同行》康提,斯里蘭卡,1995

 

《人象同行》一作,象與人漫步雤中、作為遮雤的芭蕉葉與傘對照著自然與工業產品,山稜的弧線與道路的交通規線,以及大象肩上的木杆等,構成了線條的隱趣。對漢字的想像亦可從其字義與符號的運用發揮:「像」的人字旁在左,而圖中步行於象右的人,象形成了「像」字鏡射的品讀趣味。

 

 

10. 1F西側樓梯/Western Stairway 1F 《時窮匕現 咖啡實光》 La Durée Poignardée/Coffee Time Stabbed

 

《落霞夜色》幸運小鎮,宏都拉斯,2004

 

運用《落霞夜色》照片中的空間元素與展場的柱子做了視覺意象的連結與延伸,以布料材質放大輸出,使照片中的柱子密合於現實空間裡的柱子,將虛像與實物合體,反喻攝影皆是把實物拍攝成虛像,於此將虛像還原為實像,意圖讓觀者穿越這一道咖啡光景的藩籬。

 

 

11. 2F西側樓梯/Western Stairway 2F 《曝風沙塵 負嵎而立》Contact Sheets (II): E Pluribus Unum

 

《沙塵暴》拉賈斯坦,印度,1983

 

美的判斷取自個體和宇宙的共感,《沙塵暴》以其紅色主調,輔以漫天黃沙,枯樹群兀自獨立蒼茫,映照著生命的榮枯,標識出《曝風沙塵 負嵎而立》的堅韌姿態,圖中幾位印度婦女因為風沙襲來,不及躲避而本能地彼此環立成圈圍繞在一起,構圖前景是謀生的汲水工具,遠景揚起的沙塵漫漫,急迫感十足(immediacy),她們自單一個體結合,結合之中又不失單一個體的特性,不僅呈現美感的主題也是政治的主題—眾人合一,合一中有分眾的精神。

 

 

12. 《弦外之音 耳提面命》Singing Picture & Overtonal Montage-Musicality of Photo

 

《幻燈片印樣》拉賈斯坦,印度,1983

 

 

13. 205展間╱R205 《從攝影小史到小攝影史》From A Small History of Photography to A History of Small Photography

 

《男人於泰姬瑪哈陵倒影中》阿格拉,北方邦,印度,1999

 

《暗房明室》指暗房與明室作為成像工具的當代意義。早期的暗房需要八個小時的顯影,透過將展場佈置成一個小暗房,讓觀者看到暗房的成像原理,一開始影像是倒置的,經由針孔成像的作用,最後成為正像。麥柯里的作品《男人於泰姬瑪哈陵倒影中》,實為表現水面之倒影,趣「位」地混淆了錯置的方向性,以冀求正反合後之新象。

 

《霞飛自光》 Aura Self-illumination

 

《人像攝影師》喀布爾,喀布爾省,阿富汗,1992

 

《霞飛自光》引用《滕王閣序》詩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而來,霞即晚霞,是太陽光斜照遇懸浮塵粒產生散射而成的光暈,以此換喻攝影發明之初,顯影定影液的技術朩盡完善,沖洗後的照片旁緣呈現光暈,時人以為靈光,將之神化,實則是定影液效果不佳所導致的過度詮釋。倒是此一美麗錯誤詮釋恰好與啓蒙浪漫主義若合符節,德國詩人諾伐立思(Novalis)認為,真正的藝術皆是自體發光。

 

《慢光刺點》Cogito Ergo Lux/Apres l’affect / After Affect

 

《掛在火車外的腳踏車》西孟加拉,印度,1983

 

投影機經過電腦編寫,當觀者進入展間觀看攝影作品時,連動光線會緩慢照亮部分的細節,以此模擬視覺動線的狀態。如何去感知光、形體與顏色,如何進行圖像的閱與讀、以及刺點如何喚醒細節的詮釋,一如巴特所言:「在單一的空間裡,有時一個『細節』吸引住我,讓我感覺它的存在便足以改變我的閱讀,一新耳目,在我眼中像是見到一張新的相片,具有更優越的價值。」

 

 

 

晃|影 ─’S Wanderful | Making Pictures

時間|2018 / 02 / 24 – 2018 / 05 / 06
地址|MOCA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市大同區103長安西路39號)
門票| 50 元

 

Source from MOCA台北當代藝術館

 

 

回首頁

撰文編輯|Eason on 2018-02-27

加入Line好友 fb加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