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經驗是體驗、是觀察,藝術之於日常,並非首要卻也需要。2019 TAV藝術採集計畫「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9月28日至11月3日在台北國際藝術村上演。以「藝術進駐」為核心,透過藝術家從「我自己」為核心出發採集專屬日常,聚焦於自我、人際、網路、城市與歷史對話的藝術創作類型,將藝術語言轉化為創作結晶,持續跳脫象限限制,邀請人們一同走進藝術烏托邦的懷抱,潛心感受日常的穿透、轉化與暫離。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個體終需獨立,與原生家庭分隔、拆離出某些自己,然後追尋,手寫視覺工作者林熙堯延續詩人潘柏霖的長詩創作,將詩中字句以包覆的視覺圖像出發,牆面如同身體,文字象徵著血管,進而構成了〈我是一座屠宰場〉的視覺核心,回歸詩中字句的個人解讀,關於「我」的誕生、關於「我」是誰,彷彿在字裡行間得到啟發。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由街頭塗鴉發跡的藝術家Candy Bird,作品主題面向都市社會及邊緣性,透過作品〈齒輪味炒飯〉嘗試理解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前往日本應徵製造軍用飛機的一群台籍青年,這群少年工的經歷是東亞錯綜複雜命運的一部份,同時也是一段不被允許的台灣歷史,藝術家利用創作爬梳這段過去,從中找尋連結自身的感性,給予人類及歷史循環一個嶄新的詮釋。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黃至正擅長運用複合媒材,其創作不斷解構現實與自我記憶,又重組為截然不同的他者,〈擱淺〉聚焦生命議題與時間感知的模糊界線,作品貼上數千張銀箔,並融入一張床,代表著潛在的監牢。床鋪的周圍則散落幾件素色衣物,他用乳膠把衣物包裹著,並將其粘貼於地板上,象徵著他看待生死的惆悵與對無盡等待的感慨。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曖曖。內含光實驗室作品〈天然。人造〉由蠟燭的嗅覺與視覺兩面切入,嗅覺是人類由母體發展的第一種感官,最初的生命經驗便是以此探索世界的愛與恐懼;而視覺是人類的大腦,帶領我們由黑暗進入光明,經驗世間萬物的本質,曖曖。內含光實驗室利用蠟燭勾起人類原始的感知,在這個人造的時代帶領我們回歸自然與人的本性。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另外,本次計畫時逢台北國際藝術村與澳洲亞洲聯網合作交流10週年之際,特別邀請4位曾參與台澳交流的駐村藝術家合作創作,從各自的藝術實踐中對話,照映彼此的生活,並透過藝術找到其中的連結。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林怡慧和克萊爾布什比《茶的敘事》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林怡慧和克萊爾布什比《茶的敘事》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許雁婷 X 莎莉理查森《照映》

 

「按了兩次的空白鍵」從自我出發採集藝術專屬日常
許雁婷 X 莎莉理查森《照映》

 

 

Source from 台北國際藝術村

 

 

撰文編輯|Yun
圖片來源|台北國際藝術村
上刊時間│2019年10月17日
找設計師 找居家好物